重庆快乐十分

改变世界,前瞻未来:访美宝国际董事局主席徐鹏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近日,杰出的青年企业家——美宝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徐鹏,接受中国网特邀采访,向人们讲述了他的奋斗故事。

  2016年9月,他收到了第71届联合国大会的邀请,作为非政府机构代表出席联合国大会。他说,“青年需要更多担当,接力推动世界可持续发展,共同努力改变世界”。《福布斯》撰文称,他是具有能改变世界的战略眼光的企业家。
 


 

  记者:您是2015年接手美宝国际,继承您父亲的事业,当时您的感受是什么?您如何理解传承?
  徐鹏:我的父亲也就是美宝国际的创始人徐荣祥大夫,在我眼里不仅是一个父亲,更是一个英雄。我欣赏或者说崇拜他,更多的是因为他的精神境界,他造福和帮助更多人的梦想。美宝,在我眼里也不只是一个企业,它更像一个家庭,一个庭围绕着我父亲核心价值观组建的一个家庭。所有的员工就像这个家庭的成员,和我一样,希望去实现我父亲的梦想,而聚在一起。父亲去世时,我当时想,这个家是围绕着父亲的梦想而建,我不希望这个家因父亲的去世垮掉,不希望这个梦想因父亲的去世而沉默,我希望我可以承载着大家的梦想继续前行。企业其实像家庭一样,有一种传承,有一种文化,也有一种精神,那些非物质的遗产往往是这个企业最核心的东西。一个人继承一个企业不只是继承他的资本、它的架构,更多的是这个企业融入血脉中的灵魂和精神,这是真正值得传承的核心。我父亲是一名烧伤医生,他从创立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开始,就是为了帮助烧伤病人减少痛苦,避免残疾,然后解救更多病人。之后他深入研究烧伤技术,发现了人体可以再生的秘密,创立了人体在上复原科学。他创立的美宝企业其实就是一种方式、一种平台,可以把他的科学他的发明更多更广泛的传递给更多的人,然后让世界人民都可以享受到这个科学福祉。我们美宝国际也从始至终一直秉持着我父亲的心愿,用我们的科学和技术造福更多人。那我现在继承的就是这份精神,那我也就因为以这份精神为核心,才能顺畅的承接这份使命、这份责任,也承接了我父亲的这种精神,然后希望把这个精神传递给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人。
  记者:这种传承不止是传承一种事业,更是一种精神,提到您的父亲徐荣祥先生,肯定会想到的就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这门科学的核心以及价值体现在哪里?
  徐鹏: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是我父亲创立和发明的一套再生科学系统。那这套系统有两个核心观点。第一就是人体自身具备可以再生还童和再生复原的潜能。只要人类懂得如何去唤醒并且配合他完成整个过程的实施,人类就可以达到一个超越原本我们认知的极限,也就是人类的生命属性本身具备着可以让人在重度创伤的时候,甚至在内外器官损伤和衰老的时候,可以达到一个再生复原或者再生还童的一种能力,一种自我恢复的能力,听着非常像未来科学,或者说漫画里面超级英雄的能力,但其实再生技术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但我们只是不懂得如何去理解它,去归纳它。第二点,人体再生复原科学,不光是一个学科,还是一个多元化的科学系统,一种知识工具,可以帮助很多人开拓思想,也可以让我们根据这个科学现在所提供的一些知识和能力范围然后对世界性的一些问题进行初步的规划,甚至于参与。而且它本身还蕴藏着一种精神文化,就是尊重我们的生命本身具备着自然的属性,我们要顺应这个生命属性,也就是说要尊重生命,将尊重生命原本的属性设定为科学学术价值的核心。
  记者:谈到这个价值,您刚才也提到了用科学技术去帮助更多的人, 2014年底的时候,您加入了克林顿全球倡议委员会,并在2015年9月的CGI年会上发起了从城市到农村烧伤湿润暴露疗法医师培训计划,您能不能跟我们讲讲这一计划以及这一计划实施的初衷是什么?
  徐鹏: 2014年底,我正式加入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也就是克林顿全球倡议委员会,这个项目的发起方是克林顿基金会。它的宗旨是集结世界上的商界、政界甚至一些非政府组织、非营利机构的领袖们共同协商世界现在需要攻克的一些重大问题。比如说全球变暖,埃博拉病毒等。我加入克林顿全球倡议委员会的时候,最初是想从世界化的平台来了解这些领袖们,了解他们如何面对问题,如何解决问题,甚至于他们如何提供思路、或者如何进行BRAINSTORMING(头脑风暴)。他们如何构想并制定一个方案,并且不是一个空想而是一个可实施的方案。我父亲是中国人,他是中国的科学家、中国的医生,他的医疗技术也是中国的,参与到这个国际组织中,我逐渐开始希望中国可以在这个世界的公益舞台上展现出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魅力。在这个项目规划中,我父亲不幸去世。克林顿给我写了一封悼念函,他说,“虽然你父亲去世了,但你只要明白你脑子里面只要时刻想着他的一生是在做什么,那你其实就是可以承担起他的这份责任”。那一刻我也在想,我应该让我父亲这一生所追寻的梦想上升到一个新的舞台,也上升到一个可以真真正正的帮助全世界人,让全世界人看到、让全世界的人知道的境域。2015年在克林顿年会上,我们联合发起了这个倡议,也就是烧伤湿润暴露疗法的培训。这项技术本身是一个可以让烧伤病人避免植皮,避免残废,而且是一项可以实施的普及化的技术。在过去的30年里,我父亲在中国培养了将近20万名医生,我们希望看到的一种传承,这个技术也能传承到下一代的医生手上。这个培训项目在中国28个省举办了500期培训班,平均每个班40名医生,在一年内要培训出来2万名医生来。克林顿全球倡议对所有的倡议有一个硬标准,也有兑现要求,要求你在规定的时间内按照规定的模式完成这项承诺,这对我们美宝国际来说也是个挑战。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式可以凝聚我们所有人,把徐荣祥教授的精神思想能传递下去,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这项承诺。2016年中旬的时候,克林顿全球倡议委员会给我们发来了一个签署的承诺兑现书,这个兑现书上有我们的签名,比尔•克林顿的签名,然后有切尔西•克林顿,就是他女儿的签名。表示双方承诺的这个倡议已经圆满完成。我觉得这个项目不只是对我们美宝国际,对我们中国来说也是一项非常有历史性意义的项目。克林顿全球倡议开展12年来,来自于世界上的500强公司、各大非盈利机构甚至各个政府发起3000多项承诺,但从来没有一个是源自中国的医疗技术的一个推广,也可以说这是第一个在克林顿全球倡议里出现的中国医疗技术,而且是全世界人民共同为我们遥相呼应、摇旗呐喊,共同去完成这个承诺,去纪念我父亲。
  记者:这真的是对于传承对于中国医疗技术的发扬光大做出的最好的诠释。在2016年,您带领美宝(国际)加入了联合国“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项目,成立了第一支用再生医疗技术救灾救难的医疗专家团队,我觉得您带领美宝走的是一条很特别的道路,能不能给我们讲讲您的这条道路?
  徐鹏: “每个妇女每个儿童”这个倡议来自于联合国SSGO,也就是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是由前秘书长潘基文发起的一个倡议,这个倡议的宗旨是希望企业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能力在非洲地区减少妇女儿童的死亡率和致残率。中国在2015年的时候,与联合国正式达成协议,成立了“‘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联合国中国合作伙伴网络”。这些加入企业要用自己企业的平台和企业的资源技术等,代表中国去完成“每个妇女每个儿童”这样一个倡议。企业的存在不仅是盈利,更要承担自己的社会使命。我们加入“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中国合作伙伴网络,目的就是为了用我们自己的再生科学、再生医疗技术,去真正帮助那些非洲的妇女儿童们。我相信在中国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会走这条使命型的道路,企业的核心是为了维持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正常的稳步发展,并且维持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圈。我们走的这条使命之路就是希望我们不只是自己做好这个角色,也是希望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这个精神把我们这个方向能传递给更多的企业,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像我们一样或者参与到我们这个队伍中来共同去面对着这些世界问题,然后用我们自己的这些能力和方式去解决它。
  记者:就像您给美宝的定性是使命型企业。也可以看出来您是一位特别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年轻人。您在很多地方都提到过年轻人对于改变世界的作用,您觉得应该怎样培养新一代年轻人?
  徐鹏: 2015年以前,联合国发起“千年发展计划”,也就是MDG,但现在演变成了“2015年到2030年的战略”,也就是SDG,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可持续发展目标。从“千年发展计划”的8个目标变成了现在的17个目标。这17个目标涉及的不仅是人,还有经济、环境等。我觉得真正要完成可持续发展的这17个目标需要的不光是资源、知识、平台,更需要的是人,是年轻的一代。年轻一代生活在一个信息非常发达的时代,我们接触的信息是多元化的,我们具备着一定的潜能就是如何把多元化的信息进行渗透和总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这一代人其实承担的也就更多。我们这一代接触的知识更多元化,所以我们就更应该了解现在世界上存在的各种问题,当我们具备了了解到世界上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就是如何发展我们自己,如何强大我们自己,以便更清楚的规划将来我们面对这些问题时候该用一个怎么样的姿态去面对它。年轻人要体现的不光是年轻的精神,也是我们对未来的一种展望。这个世界其实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国与国之间的任何的环境变化、政策变化、经济变化都不可能是互相独立的,一定是有牵连的。其实这个也就是个体和整体之间的一个关联,任何一个个体的发展都会影响到一个整体的变化。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可持续发展的人才,年轻人要具备敢于影响、敢于承担责任的心。
  记者:说到这一点我就想起您是青年导师,同时还是《福布斯》专栏作者,那您在影响其他人的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
  徐鹏:我的时间除了用在企业发展、科学研发上,更喜欢做的有几件事情。2015年,切尔西·克林顿成立了克林顿全球倡议先驱导师委员会,将30岁以下的年轻企业家组成一个16人组,共同承担一个责任,就是把全世界上千所大学中具有改变世界想法理想的年轻人随机配对,然后配给我们这些导师,我们定期对他们进行辅导,主要是把他们的一些想法转化成更有价值的项目落地。给我配的学生是来自美国加州理工大学一个印度的博士后,他的想法是开发出一个项目可以让印度的高中生们进行一种优化的师资资质筛选,以便高中生得到更好的理科教育。这个项目试用一年后,印度高中生在理科方面的教育质量提高了30%。我另外一个爱好算是写文章吧,我在为美国《FORBES》、《INC .》、《企业家杂志》等写文章,我用自己的一种方式去把我的观点传递给更多人。我的文章大部分涉及的领域是教年轻人怎样看待社会问题,如何把社会问题和自身问题变成一个问题,如何能做出有效应的规划解决这些问题;还有一些文章就是引导企业家们如何在盈利为上的前提下考虑更多的社会责任的践行,生命价值观的意义等。生命无价,这是我父亲从小传递给我的核心价值,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生命,只有生命的体现才是最高价值的体现。我的很多文章其实是结合了东方和西方人的思想,但大家都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在人和生命价值层面,其实是可以达到共识的。
  记者:您的梦想是什么?
  徐鹏:我的梦想是希望最大程度的实现一个科学系统,它可以在应用层面上渗透到这个社会、渗透着这个世界、并且改变这个世界。我父亲生前希望我可以帮他打造一个世界,用他的科学发明给人类带来有益的帮助和福祉的世界。我希望,在未来的这个世界上,在各个领域各个方向可以看到人们用我们的技术所带来的改变,所带来的正确的改变也好、优化的改变也好;所带来的因为发展科学引发的文化的发展、精神的发展等种种影响,可以让这个世界产生各种方式的变化,这个变化后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我希望不仅是科学、精神为世界带来改变,也希望人与人之间,特别是年轻的一代人,也能有这种改变世界的心态。我相信世界是可以讲同一种语言的,这同一种语言就是以生命为最高价值观的一种语言。而这种语言,我相信,一定可以让世界所有人团结起来,共同把我们这个世界打造的更美好。
  记者:我想请您,特别是为青年人留下一句话,与我们共勉。
  徐鹏:我觉得年轻人应该明白,虽然一生很长,但一个人的最高价值体现,一定不仅是自己的成就,而是当你帮助别人之后,这个被你影响到的人,他的成就是多少,只有这样做你才可以帮助更多的人,然后这些人会把你的精神把你的方式传递给更多的人,这样你的影响,你的正能量传播才是最大化的,你的价值才是最大化体现的。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2-21 13:00:33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株洲在线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 湘ICP备020126889号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2-2013 yiipic.com.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